南方都市报 > 正文

充分运用信息技术发展农村普惠金融

12-19 09:49 来源:南方都市报
分享
摘要:发展普惠金融是我国金融改革发展的重要战略之一,而对“三农”的金融服务是发展普惠金融的重点,也是难点所在。

发展普惠金融是我国金融改革发展的重要战略之一,而对“三农”的金融服务是发展普惠金融的重点,也是难点所在。农村普惠金融薄弱的原因是什么?数字技术能否有效地应用在为农村地区提供金融服务上?如何进一步推动农村普惠金融的发展?针对上述问题,本报记者日前专访了首都经济贸易大学金融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谢太峰。谢太峰认为,根据我国农村地区的现实,应当本着完善体系、需求导向、政策扶持、创新驱动、技术助推的思路,稳步推动农村普惠金融的发展。

记者:“发展普惠金融”是我国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内容,而对“三农”的金融服务是普惠金融的根本所在。2003 年,国务院发布《深化农村信用社改革试点实施方案》,农村金融改革的序幕拉开。到目前,我国农村普惠金融取得了哪些积极的进展,请您介绍一下。

谢太峰:面向“三农”发展金融服务既是普惠金融的根本要义所在,也是普惠金融大有可为的领域。自2003年我国农村金融改革开始,经过十多年的不懈努力,我国农村普惠金融的发展取得了较为明显的进展,金融服务覆盖面不断扩大;农村支付体系日趋完善,建立了有利于实施各项惠农政策的银行账户服务体系,建设了覆盖广大涉农金融机构的支付清算网络体系,发展了适用于农村地区的非现金支付工具体系,构建了具有中国特色的便农零售支付体系;征信体系建设规范发展,人民银行从信贷征信起步,建成了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成为我国重要的金融基础设施,收录信息数量快速增长,基本上为国内每一个有信用活动的企业和个人建立了信用档案;面向弱势群体和欠发达地区的金融产品创新不断推进,银行业不断拓宽担保物范围,在农村地区开展林权抵押贷款、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农村住房财产抵押贷款等各类农村产权的抵押贷款创新试点;涉农企业融资渠道多元化,鼓励涉农企业通过短期融资券等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融资;鼓励保险机构将服务对象扩展到农村人口,开发特色农产品保险,全面推广农村小额人身保险;互联网金融等新业态发展迅速,互联网金融依赖大数据分析,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信息不对称和信用问题,通过降低交易成本和分散风险提高了金融服务覆盖面。

记者:尽管取得了这些成效,但目前农村普惠金融仍然是金融体系中薄弱的一环。具体表现在哪里?您认为薄弱背后的深层次原因是什么?

谢太峰:农村普惠金融的发展仍然面临诸多困难,主要表现在:一是机构数量不足,特别是专门服务于农村的小型金融机构不足。虽然我国农村小型金融机构(包括农信社、村镇银行等)已经有一定数量,但与我国农村辽阔的幅员及其旺盛的金融服务需求相比,仍然显得严重不足。二是现有大型和股份制商业银行虽然也被要求提供农村普惠金融服务,但由于农村基础金融设施投入大,而农村信贷额度小、经营成本和管理成本高,加上风险损失率高,实现盈亏平衡难度大,因此这些大中型商业银行对发展农村普惠金融普遍积极性不高。三是农信社改制为农商行后虽然实力和服务“三农”的能力大大提高,但脱农倾向也比较明显。四是新型金融机构发展中面临很多困难。在新型金融机构中,村镇银行虽然已超过1300家,但面对广大农村地区的金融服务需求,仍然显得发展不足;至于小贷公司和农村资金互助社,则面临更多发展困难。五是农村金融市场失衡。农村保险业和证券业发展相对银行业要滞后的多,这无疑会影响到“三农”对信贷以外的金融服务的可得性。

农村普惠金融薄弱的深层次原因是多方面的。概括而言,我认为,可以从需求方、供给方和中间层面三个维度进行分析。就需求方而言,普惠金融的需求主体本来就是属于弱势群体,农村普惠金融的需求方更是弱势中的弱势,而弱势群体自身的经济特质决定了其获得金融服务难成为全球性的天然难题,我国也概莫能外。就供给方而言,目前从事农村普惠金融服务的基本都是商业性金融机构,这些金融机构经营活动的最终目标都是赚钱获利,这与需求方对普惠金融的需求形成天然反差。面对分散、经济特质不佳的农村弱势群体,理性的金融机构要么不愿提供金融服务,要么为对冲风险而提高需求方获得金融服务的价码。由此使得普惠金融的“普”、“惠”大打折扣。至于中间层面,主要指政府部门。面对农村普惠金融供求方双方间的矛盾,客观上要求政府部门采取必要措施,发挥纽带或粘合作用,特别是要制定有利于消除供求双方诉求差异、有利于普惠金融发展的政策措施,而这方面政策的不完善也是造成农村普惠金融发展迟缓的重要因素。

记者:日前,央行对外公布《G20 数字普惠金融高级原则》,指出要“利用数字技术所带来的机遇,发挥数字技术为金融服务带来的巨大潜力,用安全、可信和低成本的方法为所有相关地域提供数字金融服务,尤其是农村和缺乏金融服务的地区。”您认为数字技术在农村地区应用的优势是什么?如何将数字技术有效地应用在为农村地区提供金融服务上?

谢太峰:农村的弱势群体由于缺乏数字技术知识和技能,在金融数据化时代,可能面临“数字鸿沟”问题。但是,如果能够把数字技术运用到农村地区的金融活动中,则可以有效改善农村金融服务的环境,促进农村地区金融活动的发展。

首先,可以利用数字技术实现农村金融服务覆盖的广泛化。过去,金融机构主要依靠广设物理网点来提高服务覆盖面,但限于机构铺设的高成本和客户的极度分散性,使得金融机构网点很难渗透到广大农村地区。而利用数字技术就可以解决这一问题,即使没有机构网点,农村居民也可以通过电脑、手机等终端工具寻找需要的金融资源,完成非现金交易,从而使金融服务更直接,客户覆盖面更广泛。

其次,可以利用数字技术实现农村金融客户群体大众化。一方面,通过互联网技术金融机构可以将“毛细血管”渗透到社会的方方面面,吸纳农村社会各个层面的每一元钱,起到集腋成裘的效果;另一方面,基于大数据分析能优化资源配置,实现服务市场细分和精准营销,可将资源恰到好处地输送给资金需求者,满足个性化金融服务需求。

再次,可以利用数字技术实现农村金融机构风险控制的数据化。农村普惠金融面对的是分散的农村小微企业和农户,他们经营规模小、收入低、缺乏有效抵押物,金融机构对其提供金融服务面临较高风险。而运用云计算和大数据技术,基于对日常交易数据流、信息流的分析,金融机构就可以有效判断客户的信用等级与信用水平,显著提高风险识别能力和授信审批效率,有效管控金融风险。

最后,可以利用数字技术降低农村普惠金融的交易成本。与物理网点相比,运用数字技术,可以使农村金融服务的供求双方在网络平台上完成信息搜寻、定价和交易,从而实现对物理网点的部分替代,这可以减少金融机构对人员和设备的占用,降低金融机构的经营成本,从而使农村金融服务的需求方有可能以更低的价格获取金融服务,促进农村金融普惠的发展。

记者:能不能为我们提供一个推动农村普惠金融发展的思路?我们应该在哪些方面着手,请您给予一些建议。

谢太峰:首先,要不断完善农村普惠金融体系。一是要继续鼓励大中型商业银行面向农村提供普惠金融服务;二是要切实发挥农信社、农村合作银行、农村商业银行在农村普惠金融发展中的主力军作用,特别是要防止农信社改制后的“脱农”倾向;三是要放宽农村金融机构准入政策,继续规范发展村镇银行、小贷公司、农村资金互助社等多种形式的新型农村金融机构;四是要在继续发展银行业金融机构的同时,着力发展面向“三农”服务的保险、证券、信托、金融租赁等金融机构;五是鉴于“三农”的弱质特征,除了应当继续发挥商业性金融在农村普惠金融发展中的重要作用外,还要努力构建包括政策性金融、合作金融等在内的农村普惠金融体系。

其次,发展农村普惠金融应当坚持需求导向和问题导向原则。金融机构提供的普惠金融产品和服务,要具有较强的针对性,符合农村地区客户的需求,并能够切实解决农村小微企业和农户的融资难题。缺乏针对性的金融服务供给都是无效的供给。

第三,要加大政府对农村普惠金融发展的政策支持力度。农村普惠金融发展离不开政策支持。为此,一方面应促使现有政策性金融机构加大对农村普惠金融的支持力度,并继续探索在农村地区建立新的政策性金融机构;另一方面,要对商业性金融机构经营农村普惠金融业务给予财政、金融、税收、监管等方面的政策扶持和政策优惠。此外,对于从事支农支小的小贷公司、融资担保公司等类型的金融机构,也应明确其金融机构法律地位,并在税收等方面予以优惠。

第四,要通过协同创新促进农村普惠金融发展。农村小微企业和农户抵押担保难、融资难的问题,需要通过多方面的协同创新来解决。一是产融协同。可以将金融服务嵌入农业产业链,依托核心企业或订单、仓单等,提供融资支持。二是银保协同。应当建立银行与保险机构围绕支农共享信息、分担风险的机制。三是银行与融资租赁协同。双方围绕农户转变生产方式,通过融资租赁渠道解决农户购置大型涉农设施的融资信用问题。四是银行与保理协同。即银行通过保理渠道解决农户融资问题。五是金融机构与供销社、合作社协同。即金融机构依托供销社、合作社的信息渠道优势,通过相应的新型合作金融组织渠道为农户提供资金支持,并由新型合作金融组织提供还款保证。

最后,要充分利用网络信息技术助推农村普惠金融发展。当今世界正经历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以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为特征的信息化浪潮蓬勃兴起。网络信息技术的发展为解决传统农村金融服务成本高、风险大、商业不可持续等难题提供了一个可行路径。比如,大数据技术能够实现多来源海量数据的实时处理和快速挖掘,完善客户画像、信用评估、风险定价等业务功能,开展多元化、定制化、精准化的普惠金融产品创新。云计算技术能够为从业机构提供高效弹性的处理后台,保证计算处理的高效率和低成本。移动互联网技术以智能手机等高普及的移动终端为载体,只需较少的成本投入即可构建网络化、移动化、智能化的金融基础设施,从而提供随时、随地、随身的互联网金融服务。此外,人工智能、物联网、虚拟现实、量子通信、分布式账本等新兴技术对于提升金融服务效率、提高风控能力等方面的作用值得深入探讨和积极尝试。可以说,如果能够将现代网络信息技术充分运用到农村金融领域,将会有力地促进农村普惠金融的发展。(图片 明天)

谢太峰 经济学博士,首都经济贸易大学金融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金融理论与政策、商业银行经营管理、国际金融。

0好文 0太水

阅读(6508)
分享:

精彩评论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